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受辱经历
受辱经历
我叫Y,今年二十三岁,丰满的乳房,微翘的臀部丰盈的大腿裹上丝袜使人一见到我就有一种想上我的冲动。加上我总穿着时髦暴露的紧身衣裙,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所以经常有人故意吃我豆腐,有时故意撞我的胸部﹔有时偷摸我的屁股,这些动作我并不觉的恐惧或讨厌,反而觉得很兴奋. ? ? 有一天,我就穿了一件吊带衫,下面穿了一件蓝色的超短裙。裙子里面没有穿什麽,这样感觉起来也会很凉爽,也许是休息天,车子上的人很挤,我被挤在中门那里,前后左右都是人。其实没有穿内裤的感觉非常好,凉凉的,可以直接跟大自然接触的感觉.车开了一个站后,我忽然感觉到有人用手装做不在意的放到了我的屁股上,慢慢的还在那里按了几下。我知道有人在摸我了,我也不怕,就让他摸吧,我喜欢。他见我没有反映,就不老实起来了。一只手竟然伸到我下面摸我的大腿。我还是没有动,由於车上的人太多了,大家又不太注意,也许他也是这样想的吧,不一会他就很小心的把手从下面伸到我的短裙里面来了。他摸到我的阴户的时候我想他一定很惊讶,因爲他以爲我应该穿着内裤,可是一进去就发现自己的手碰到了肉,我觉得他的手停了一下,但马上就开始用力摸起我的阴户来了。 ? ? 他的手刚开始在我阴户上摸的时候我有点不舒服,我没有去看他,感觉上他是一个个子很高的青年人吧。但我马上就兴奋起来了,下面也开始流出水来,他的手也就更加放肆起来。他用一个手指在我的阴唇上划着。我下面已经很湿润了,爲了让他可以摸的更方便,我自动的把我的腿分开了一些。 ? ? 他的手指上摸的全是我的淫水,他摸到我的阴道口后就把一个手指插了进来。好象很急的样子,手指在我的阴道里面不断的抠摸着,我感觉自己下面就好象被火烧的一样,我天生阴道就比较小,他摸上去一定很过瘾。 ? ? 这时候车子停了一下,他忙把手抽了出去。我用眼角瞥了一下,发现我身边有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年轻人,我没看他上面,又转过头去背对着他。车上下了几个人后,空了一点,但还是很挤,不一会他又靠了过来。 ? ? 他的手又伸到我的短裙里面,这次他没有插进我的阴道,就是用手摸着我的阴户,一个手指头还放在我的阴蒂上面帮我在按摩着,我觉得真的好舒服,差点就想叫出声音来,但在车上我只有忍住了,我想那时候我的脸一定很红。 ? ? 不一会他一边帮我按摩着阴蒂,一个手指又插进了我的阴道里,并且随着按摩阴蒂的动作在抽插着,一下一下的我要舒服死了。我不知道爲什麽真的好渴望有根鸡巴可以插进我现在湿的不成样子的阴道里。我好想要啊~~~这样他帮我摸着,我的淫水已经都淌到大腿上了。车子又在一个站停了一下,上来了好几个人,车子里面马上变的挤的不得了。我和他紧紧的靠在了一起。车子开动后我感觉到他开始用手拉开自己的裤子拉练,把他的鸡巴拉出来后马上紧紧的靠在我身上。 ? ? 忘了告诉我的个子有点高,171CM,是很高吧,所以加上穿高跟,他的鸡巴贴上来的时候就刚刚好可以放进我的屁股沟里,我的短裙很短,他在后面掀开了一点就把鸡巴贴进了我的阴户,但由於是站着的,并不容易插进我的阴道,就是在外面磨蹭着,他还一边不断的用手捏着鸡巴往我阴道里对。 ? ? 我很配合的尽量把我的双腿分开,好让他的鸡巴可以进来。他见我这样配合也很兴奋,开始试着矮下身子,然后用手提着鸡巴对准了我的阴道往上插来。 ? ? 我的阴道很湿了,可是还是很紧,他很努力的插进来了一个龟头,就由於角度不对进不来了,我听见他叹了口气,好象很累的样子,接着就站直了,这样一来,进去的龟头由於阴道太湿润了,一下子就掉了出来。他没有动,就是把身体紧紧的压在我身上。 ? ? 我感到有点失望,於是我就把我的屁股动了几下,他感觉到了,不一会把手伸到我前面,抓住我放在下面的手拉到他的鸡巴上然后动了动,示意我用手摸他的鸡巴,我当然很愿意了,也想知道碰了我怎麽久的鸡巴到底大不大,我就捏住了它。 ? ? 我感到它也已经很湿了,好粗,想来它的主人可能身体状况很好。我很喜欢的用手圈住它,拉它靠近我的阴道口然后就给他手淫起来。 ? ? 我知道他在喘气,但他在压抑着声音,我也试着把鸡巴插进我的阴道,但我们在努力下都没有成功,我就使劲的摸着我们的生殖器,感觉那接触的快感。我摸着摸着,忽然手里的鸡巴一下子涨了好多,不一会就开始跳动起来,我知道他要射精了,我有点不知所措,但他的鸡巴就开始不等我做决定就在我的阴户上射精了……精液弄到我阴户还有手上都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办了,他还是紧紧的靠在我的身上不动,又到了一个站,我动了动屁股,他识趣的把他射精后软了的鸡巴拉开了我,再放进了裤子拉上了拉练,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仿佛这件事就好象没有发生过一样。到了下一个站,就要到终点站了,车上的人已经很少了,我看见他从后门下了车,我远远的看见他是一个戴着眼睛,样子好象是学生的年轻人。他很轻松的走开了。 ? ? 我一直到了终点站下了车,看了一下地上都有我流下来的淫水了。我有点害羞,忙和大家下了车,在路上跑了几步,差点没跌倒。 ? ? 到了一个厕所,我买了纸进去,使劲的擦了我的下面,真的太多液体了,真的好多! ? ? 我来到一家百货公司,想要去化妆室自慰一下,当我正要关上化妆室内隔间的门时,突然有人把门打开,和我一起挤进来,并把门锁上,而且那竟然是一个男人,当我一时还反应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捂住我的嘴并开始脱我的衬衫,他并没有带任何武器,完全用蛮力控制住我的抵抗,他真是一个强壮的大家夥。他开始将手深入我的双腿之间,想要脱下我的内裤,不过他的手直接碰到了我的私处,并没有摸到什麽内裤之类的东西,他看起来好像很讶异,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本来想用内裤塞住你的嘴,你才不会乱叫,没想到你这个淫荡的女人竟然没穿内裤,……只好这麽办了。 ? ? 他用嘴吻住我,把舌头伸进我的嘴唇内,他的舌头很灵活,不久以後就让我全身无力,也不再抵抗了。 ? ? 「对……就是这样,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不过要是你敢大叫的话,我会让你好看。 ? ? 我只好点点头.他将我放在马桶座上,开始脱掉我的背心,将我的乳房裸露出来,我的胸部很大,、很柔软,也非常挺,当乳头变硬突起的时候,整个胸部的曲线很美,相当吸引人。 ? ? 他用他灵活的舌头吸舔着我的乳晕和乳头,我的乳头非常敏感,一被这样刺激马上硬了起来,我轻声地喘息着,并将眼睛闭上,体会从胸部传来的刺激,这时他开始用手在我的大腿间游移。 ? ? 我反射性地将双腿夹紧,他就用力地将我的双腿扳开,将短裙向上拉起到腰部,然後用手指挑逗我的那里,不久後我的淫水已经泛滥成灾,他索性把手指插入我的阴道,慢慢地抽插玩弄了起来。 ? ? 我被他弄得舒服,不由得呻吟了起来,他看我十分地投入,便用舌头舔我的私处那里,我有点支撑不住,便用手扶住他的头.他进一步用舌头进入我的阴道,那种黏滑的舒畅感让我差点昏过去。 ? ? 就这样他不断用嘴搞我的那里,我也只能淫荡地呻吟。过了一会儿,我竟然达到了高潮,我的私处流出了大量的液体.他掏出他的阴茎,要我含住它,我便将那尚未勃起的东西含在嘴里,他抓住我的头,并利用腰部的扭动,将他的阴茎在我的小口中抽送,我感觉到在我口中的阴茎渐渐地变大而且变硬了,到後来竟然把我的嘴塞的满满的,根本无法再继续抽送了。他只好拔出来,这时我才发现,他的东西简直是庞然巨物! ? ? 我开始有点害怕而开始抵抗,不过他很快又制伏了我,将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上,并将他的东西顶在我的阴道口,可能是因为刚才高潮所流出液体的润滑,再加上我平时经常自慰,所以他那巨物竟然顺利地滑进我的阴道。 ? ? 然後他便开始以有规律的节奏前後抽送,虽然不快但是很有劲,在加上他的阴茎实在很大,所以几乎每一下都顶到我的花心,我被他搞的又痛又有快感,顾不得是在百货公司百货公司百货公内就大声淫叫了起来,还好化装室里好像没有人。 ? ? 这样子大概干了十分钟左右,他让我站起来面对墙壁,上半身向前趴下以手扶住墙壁,然後他分开我的双腿,从背後再一次进入我的身体,我不由自主地扭动臀部及腰部迎合他的攻势,这样使我更加舒服,这一次他是用快速抽插的方式搞我,我竟然以这种姿势被他搞到第二次高潮。 ? ? 然而他似乎意犹未尽,把我抱在空中,用我的腿环住他的腰,就这样搞起来,他还一边用嘴吸舔我的乳房,弄得我的私处不断流出液体,地上湿了一片,我想这样下去不知道要被他干到什麽时候,必须要赶快让他射精才行,於是我不断扭动腰部,发出极为淫荡的呻吟,再加上一副被搞的受不了的表情,他才用力地快速抽插了十几下,然後拔出来,将一大堆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他拿着化妆室里的卫生纸,替我擦去脸上的精液。「你不会要杀我灭口吧?」 ? ? 「呵呵,不会的,美女,你没穿内裤又这麽淫荡,我怎麽舍得杀你呢,我先走了。」 ? ? 於是他快速地溜出化妆室,我整理好衣物後,也若无其事地走出来,看看手表,才发现我竟然被他干了一个多小时……。 ? ? 我在百货公司逛了一会儿,便往家走,我抄近路走进一条巷子里,我在就快到家时从巷子中走出一个人。“小姐,你的奶子真不错,长得很性感啊。”他把脸凑近我说。“你的奶头是什麽顔色的?……”这次他几乎把脸贴在了我的脸上。我跑了起来,我穿的高根凉拖使我不能跑得太快,但这足以把他落下。我进了一座楼的楼道,快步向楼上跑,上了第六层就是天台了,我听到那个人在下面的楼道向上快步走着。还要再快点,穿过天台再走进我住的那个楼道就可以甩掉他了。这时我已经气喘吁吁,汗水使我的吊带衫贴在了身上。 ? ? 终於到了天台,我向我的公寓楼方向跑去。怎麽会是这样?我愣愣地站在那里,这里是封闭的,我面前是一堵一人多高的墙。我不知所措,只能硬着头皮往回走。 ? ? “你跑什麽呀,小姐。”他已经站在我的面前。我往后退着,直到无路可退,我已经被逼在角落里了。“我摸摸你的奶子吧?”我能听出我的声音在发抖,“你想怎样?”他逼近了我,手伸向我的胸脯。“让我摸一摸。”我用手推挡着,用胳膊护着我的胸。我多麽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人,这样我喊的话就会被听到了。 ? ? 他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在一个男人面前,一个女孩的力量太小了。我的力量快没有了,只好用尽全身的力量在他的手上狠咬一口。象一只被狼咬住脖子的小羊,生命垂危,还要伸出蹄子,抵抗一下。那个男人低声叫着,他被激怒了。我的脸上了挨了重重的一掌,他的手象铁钳一样卡在我的脖子上,越来越用力,我感到一阵晕厥。 ? ? “你再反抗我就杀了你,他妈的,让我玩玩你,就没事了,否则的话,我就掐死你,没人会知道。怎麽样?”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抓在他手腕上的双手垂了下来,放弃了抵抗。 ? ? 他下身紧贴着我并把我压在了墙上,动弹不了他的手终於摸到我的乳房,隔着我的上衣揉捏着,搓弄着,还把脸贴向了我的脸。我把头歪向一边,避开他散发着口臭的脸,承受着他的摸弄。 ? ? “别害羞呀,小姐,我会让你舒服的,嘿嘿。”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背心中捏弄着我的乳头。他淫笑着:“你的腰细,奶子又那麽大,是不是让许多男人吸了才这样啊。”他用尽量下流的话侮辱着我,也许这样才能让他有更大的快感。我的乳头让他捏得好疼,我扭动着上身,我的意志彻底垮了。我的吊带衫被扯开,我的乳房感受着他的粗糙的手的触感,在他的手上变形。“奶子真嫩呀,老子尝尝。”他的嘴含住我的乳头吸吮着,手继续揉捏着另一个乳房,一股电流从我体内穿过。我的双手手无力地放在他的头上,象征性地推着。 ? ? 看来今天是逃不过了,只能认命了,希望这早点结束,如果顺从他的话,他就不会杀我。他的嘴凑了上来,我无力挣紮了几下,他把我的唇咬住,舌头探到我的牙齿,我柔顺地张开,他的舌头碰到我的舌头,搅动着,吸吮着我的舌。他的手还在动,我的乳头被他捏弄得好疼。 ? ? “真不错。”他放开我的唇,手又回到我的胸部,两个手同时捏着,象是在搓弄面团。“象你这样又挺摸着又舒服的奶子真是好货色,”我依旧把脸扭向一侧,他的另一只手向下游移到我的小腹,伸进我的裙子,想要脱下我的内裤,不过他的手直接碰到了我的私处,他看起来好像很讶异,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但他迅速在我的阴部上摸索了一会。 ? ? “毛挺多的嘛,小逼挺嫩啊。”他的手摸着我的阴部,用手指挑逗我的阴核。我的身子扭动着,他的嘴又含住我的另一个乳头,吸吮轻咬着,我象一只待宰的羔羊,胸部向前挺着,迎着的嘴的吸弄扭动。他的手手从裙子下面探了近来,我听话地分开双腿,任由他的手抠弄我的阴部。我感到此时的我象妓女一样极力迎合,只不过她们是爲了钱,我是爲了保住命。 ? ? 他的手继续动着,有一只手指插进了我的阴道,动着。“真滑,真嫩,真湿啊。哈哈。” ? ? “来,将就一下吧,”他指着旁边地上的一张破帆布说。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的身子有点僵直。虽然知道难以避免,但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还是有点…… ? ? “怎麽了?”我看到他凶恶的脸。我的胳膊被他用力抓住,好疼。我被拖到帆布上,他按住我的双肩,我被按在地上仰面躺着。他把我的吊带衫扯到腰部,把我的短裙掀起。他脱下他的裤子和内裤,压倒了我的身上。 ? ? “把腿分大一点”,他说。我感觉自己的胸部被挤压,被揉捏,我的阴部被他硬硬的发烫东西顶着。 ? ? “喜欢挨操吧?”他淫秽的说着,一边握着勃起的鸡巴在我阴唇上摩擦着。我的身子软得象一团棉花,等着让他压,让他揉捏,让他插入。“有水了,不错啊,嘿嘿。” ? ? 他的鸡巴对准我的阴腔,用力插了进去,我象是被撕裂了,我那里象是塞进了一个暖瓶塞。他来回抽插着,喘息的也声音越来越粗,低下头来寻找我的嘴唇,我象征性地躲了几下,被他捉住了。我的嘴唇在被他吸吮,我的乳房在被他捏弄,我的阴道在被他的鸡巴抽插,我的腿最大限度地弯起分开,我就这样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奸淫着。 ? ? “你的小逼真紧,真舒服啊。”他的嘴又含住我的乳头。“操得舒服吗?喜欢叫男人操吧?啊?嘿嘿。”我盼望着这赶快结束,要是让人看见就羞死了。 ? ? 生活就是这样,假如无力反抗,那就不如闭着眼享受。想到这里,我的身体随着他的大力抽插,渐渐有了感觉。我无助地喘息着,低声呻吟着,他喘气的声音象发了情的公牛。他的鸡巴撞击着我的阴部,发出淫秽的声音。我只能被动地让他操动,让他发泄。 ? ? 不知又过了多久,他爬在我身上紧紧搂住我,加快了撞击的力度和速度,然后低声叫了一声,更用力地插进我的阴道。我能感觉到他的鸡巴的抖动和抽搐,一股热流射入了我的阴道深处,我也绷紧了身子,打了个寒战。 ? ? “小逼操得真舒服呀,要是能天天操你就好了。”那个男人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顺手摸了摸我的乳房。 ? ? 那个男人休息了一会,就把瘫在一旁的我抱回了家,他要好好玩玩我。 ? ? 那个男人到家之后叫醒了他的同伴,是一个豹哥。豹哥兴奋的直叫! ? ? 那个男人让我趴在床上,看着我屁股翘的高高的有些轻轻扭动,甚至我的私处已经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 ? 只见,那个男人一下子报住了我的腰,扔到了另一张床上,兴奋的喊道:“大哥,快,终於可以操这个骚货了!”我吓的瘫在了床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豹哥从床上起来,淫笑着说:“老子好久都想干你了,W,你先来。 ? ? W把我按在床沿,两手抱住我的臀部舔穴。上身的吊带衫也被掀开露出我那丰满的乳房。 ? ? 「哼……哼……喔喔……哼」我闭上双眼轻声呼喊。柔亮的长发飘逸着,清丽的脸庞泛出粉红色。「喔……喔……不要进去……你的舌头。听了我轻细的求饶声,可恶的W反而嘻嘻地抱紧臀部用劲 上去。「哼嗯……哼嗯……会受不了……喔……」 眉心渐渐蹙起,我的神情紧张。 ? ? 「喔喔……不要……不要这样……哼嗯……受不了……受不了了……喔…… 嘎啊…… ? ? 一声长呼,我软软地趴向W,长发覆掩住她高潮中的脸。我竟然张腿站着给那种老秃驴舔出性高潮。W赶紧撑住我身体,淫淫地笑着腾出一手,把两只手指放进嘴里。 ? ? 我被W扶住腰,两手撑在W的肩膀上喘息着。忽地W伸直两指迅速戳进我。豹哥瞪大了双眼盯住我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丰满迷人的漂亮弧形,乳尖上绽放着会抖动的两粒红葡萄。 ? ? W接着残忍地来回转动手掌,好像在拴螺丝钉一样。我面色痛苦地仰着脸,修长的双腿在颤抖着,十指抓紧了W的肩膀。「嘿嘿嘿……」W淫笑着。 ? ? W的指缝竟冒出大量的晶莹汁液,是我的淫水。「只有我才能挖掘出你的性欲呀!骚货, 淫水如泉涌出,像蜂蜜一样从W手掌滴落到地板。 ? ? W的手指开始上下抽送,我自己提起右腿踩在W的肩上让W用力地插,脸向着天花板轻轻浪哼着。 ? ? 「看吧!你的穴挟得有够紧了!」 ? ? 唧唧的水声从超短裙底传来。W有时插尽指根转动几下然後继续抽送,有时他像是在挖扣我的阴道,有时又像是在搅拌。我穿着超短裙的屁股还会因爲W的动作而抖动。W的手指在我的下体不停蹂躏了几分锺後,我又是「嘎啊」一声,身体软倒了下来,跨坐在W的左肩休息。 ? ? 我那象牙白的丰满乳房软绵绵地压在W身上。这时W拉出自己的阳具,顺势起身捧起我的臀,一条粗粗不长的阳具就插入了我的体内。 ? ? W站着干我,我的两脚也缠住W的腰,爬在W身上一下下地挨着人干她。 ? ? 由於我的身材很高,胸前的双乳就上下的晃动。被撩高的超短裙露出洁白宽圆的玉臀,嘴里吐着听似凄绝的淫声。淫水还不断从臀沟中滴出。房间里的我被大炮捧起屁股用力干着,亮丽的长发也很有弹性的飘扬着。 ? ? 过了几秒,耳里还听见我「嗯嗯」的浪叫声,就像贴在耳边一样,而且还嗅到我身上的香水味。 ? ? W又让我双手按在床上趴着 ,W则是抱紧了我的臀部加速干我。 ? ? 我丰腴的两片白臀被十只手指深陷入了掐住,一只手摸着我的阴毛,另一只手揉捏着我的乳房。眼前的正在抽送的阳具上沾满我体内的淫水,被塞满的红嫩阴户还不断流出水。啊……啊…啊……啊……好酥喔……啊…啊……啊……啊……」 ? ? 「啊…啊……喔荷……要 了…… 了……喔荷…嘎啊……嘎啊……」 ? ? 我叫了两声,W停止了动作,我再次软软地趴在W身上,和阳具紧密结合的阴户拌着淫水挤出了一堆白色的精液。W满意的把鸡巴抽了出来,对豹哥说:“大哥,爽死我了,该你了!”我现在是一丝不挂的展露在豹哥的眼前了。豹哥一定是热血沸腾。豹哥已把他的三角裤脱了,他那根充血过度的阴茎高昂在胯间,两只手正在打开我的双腿。我的阴户也随之大开。他将头伸到了我的双腿之间,伸出舌头,舔上了我的阴蒂。“哦~”我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腰部也随之扭动了几下。我已经快不行了。被W干晕了的我早已没有感觉了,我只感觉到下身的骚痒,只体会到爱欲在快速的升腾,我开始要享受这份半醉半梦之中的性幸福了。我腰间的扭动在加快,还不断的挺起美臀,迎接着猛烈的抽送。 ? ? ~噢“。豹哥看着我的骚样越来越重,他明白时机已到了,他翻身上床,正对着我的身体压了下去。我的双乳在他的重压下变扁变宽,豹哥的右手伸在了我的腿间,不一会,只见他的腰猛的一沈,他插进去了。也就在着同时,我发出了一声重重的欢叫”噢~~“这证明了我在别人的身下欢吟,刺激无比,我的媚态、我的叫床使他们激动不已。 ? ? 卧室里,豹哥和我还正在兴头上。我的双手已缠上了豹哥的腰上。俩人的嘴也粘在了一块亲得十分投入,麻脸的腰部正用力的拱动着,他身下的那淫棍正一进一出的在我的阴洞中穿插。而我那细小的蛮腰在大力地左右挪摆着,丰臾的屁股一挺一挺地配合着豹哥的抽送。 ? ? “哦~~快~快~宝贝~~噢”俩人的嘴才刚分开,我的淫语就随之而出。“啊唷~~舒~~服极。快~~狠~~.再插~~快~~”豹哥将我翻了过来,从后面干我。豹哥一边干,一边用一只手抚摩我的阴毛,另一只手伸到前面揉捏我的大奶子。豹哥的肉茎一深一浅地插入到我的阴洞中,我已不是呻吟了,她是在哭叫。 ? ? “好!我操~~我很很的操~~你的洞太棒了~~又热~~又湿~~我要把你干~~干上天!”豹哥边应边急速的前后摆动臀部,一次又一次的深入撞击着我的花心,而我的双手现在已是抓紧了床单,“啊~哟。~啊。~啊啊。~~啊~好~.好~~啊。啊……啊~再~~再~~抽快一~~点。~~干死。我~~了~~.啊啊啊~~~!” ? ? 豹哥又猛力抽送几百下,他可能也到了天堂的边缘了“呜呜~~我~我快射了~~射了~~!”“~~射。射~没~~没关~系~~射进~~去~~~啊啊啊啊~~” ? ? 我似乎已受不了他的急送猛攻,身体强烈的颤抖起来。豹哥则是猛力一顶直撞花心后,整个人僵在了我的身上,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肩头,我明白他是在射精了,他的龟头正在射出浓白的精液,它们正争先恐后地钻入我的阴道、子宫中。 ? ? 我现在以完全喜欢上了被人强暴,被人轮奸。 ? ? 他们办完我后,把我送回家。 ? ? 过了几天,我又被人强暴了,那天我在回家做电梯时,电梯居然在三楼停下了。里面的人被困住了。这时,我的身上散发出的阵阵香使本已焦燥的人更有了一股无可表达的冲动。里边只有一个女人,就是我,本已狭窄的电梯因这有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的进入更显拥挤不堪。由於大楼管理处的人已下班,看来我在里边有一阵子等的了。我突然觉得,屁股上有手在游移,我不去理他,那些人却更放肆了,我身上不只有一只手了。屁股上、大腿上,都有了手在肆意攻击,有人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其中一只更是插入了我那蕾丝缕空内裤里,摸着我的私处。狭窄的空间使我本来里边不致於这样的,但这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却不向周边去,却死命地向中间挤。其中一人发现我没有反抗,便把我那超短裙子卷起到腰间,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隔着我的雪白的蕾丝缕空内裤抚摸起来,其他人亦用手扒下我上衣,揉捏着我丰满的淫乳。无从躲避,只得任人摆布了。摸着我私处的人说∶「这骚货这麽容易就湿了。」说着就把淫汁淋漓的指头放在我嘴边,我想也不想就把他的指头吸进口中,这男人把指头抽出,把头移过去,拉着我的长发,我便把舌头吐进了他的口中,两人相互交换口中的淫汁。此时我的内裤已被拉下,私处已插满了手指,这时我的後庭淫花也有几只手在抚摸了,全身上下都有男人的手在抚摸,「啊┅┅啊┅┅啊┅┅」我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叫声 首的男人把我抱起,放在电梯边沿的扶手上,淫汁淋漓的阴户顿呈现在这五个男人的面前,这人首个上来,脱下了裤子,露出他三十多公分长的肉棒「啊,我的天!」我惊讶地叫道。这人把他的大肉棒在我的肉洞口磨来磨去,就是不进去,急得我大叫∶ ? ? 「亲爱的,你快呀!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我等不了┅┅操我┅┅「如你所愿,宝贝。」他一下就把他的大肉棒插了进去。「嗯┅┅嗯┅┅好爽┅┅噢┅┅噢┅┅噢┅┅亲爱的,你顶到我的子宫了!爽┅┅爽┅┅对,不要停┅┅对,就是这样┅┅我太幸福了┅┅」这时我把手放在头上,把头发盘起,闭着眼睛,美舌一下一下地舔着涂着鲜红色口红的嘴唇,屁股顶着男人的腰用力地研磨,双腿紧紧地夹住男人的腰杆子。这时,其他几个人见我如此淫乱,也要一起插入,另一男人争得了头位,他往手上吐了些吐沫,并把这些吐沫涂在我的屁眼上,后把他13寸的鸡巴的龟头放在我娇小、褶皱的屁眼口上,来回擦拭, ? ? 他的鸡巴上仍粘着模糊一片的口水和我阴道分泌液,然后我感受到了屁眼上的压力,我听说过肛门性交,需要大量的润滑液,但他并没有对我那娇小的屁眼做什麽准备工作,来适应他巨大的阳具,只有一点吐沫和我的阴道分泌液,就这样他 ? ? 想把他巨大的黑鸡巴插进我几乎干燥的肛门口进入我的直肠内部,这会非常疼痛,就象下地狱一样。我感觉到屁股好象被从中间劈开,而他正在享受我的疼痛,“这一定是你的屁眼第一次被肏,是不是骚货?我的鸡巴一旦全插进去,你就会喜欢了!”他更用力地往我的屁眼里挤,然后就在其疼痛达到我的忍耐极限时,我感觉到我的屁眼让路了,巨大的龟头刺进去了我光滑的肛门口,我的喉咙发出汩汩声和哀鸣声,喉咙被肏,我所有能做的也就是这样,但我知道现在已经有个大鸡巴进入我的屁眼了,那个巨大的鸡巴感觉太大了。 ? ? 实际上我只感觉到那个巨大的龟头被我紧窄的屁眼夹着,然后我开始感觉到这个大鸡巴沿着我肛门的斜道向里推进,进入直肠越来越深,也感觉到他龟头的巨大肉绫子刮擦我的直肠壁,然后击打在底部深达内脏。我看不见,但感觉13寸的鸡巴还没有全部插入,而这个强奸者正坚决地要把他的鸡巴的每一寸都插进我那细小的屁眼,在他更用力地往里推迫使我的软肉极度扩张以适应它的整个长度时,我感觉非常疼,我里面的感觉就好象是随着他用力推迫使他的鸡巴更深地进入我的身体,而被撕裂开,在我认爲在也忍受不了时,我感觉到他的睾丸触到了我的屁股,他的鸡巴全插进去了。“多麽紧的屁眼啊!在这样紧的屁眼里,我也快忍不住了!”他喊着。 ? ? “来,让我们开始吧!你的屁眼要第一次被肏了!”说完,他开始了行动,先是几乎全部从我的屁眼里抽出鸡巴,然后再插进去,我感到13寸长的黑鸡巴一次又一次地插进我的屁眼里,每一次出入都剧烈疼痛,我一次次地尖叫,但由於喉咙有鸡巴,所以只能听到我不舒服的呜呜声,我的肛门环型肌紧握着他的鸡巴,使他的鸡巴进入屁眼深达内脏时,感觉到那个巨大工具的每一次撞击。然后随着感受屁眼的疼痛。 ? ? 我这时一边搂着前边男人的脖子,另一边则搂住後边的男人的脖子,一时与前边的男人接吻,一时又与後边的男人嚼舌头。两人渐渐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睾丸击打在我柔软的屁股上,他的狂暴在增强已临近高潮。 ? ? 终於两人在我的体内一齐爆发了。跟着是,另外三人一起上,一个在地上躺下,我趴在他上面,用阴道套住他的肉棒,另一个趴在我背上,两人分别插入我下面的两个洞中,另一个人则跪在地上,把他的大肉棒插入了我的樱桃淫嘴中。 ? ? ??我有时一边撑着地面,一边握住面前这人的大肉棒,把它放进我口中死命地品尝,好像这是我从前没尝过的美味一样不肯放开;一时又双手抱着这人的腰部,作深入的喉交,操我屁眼的人说∶「哗,你的屁眼这麽紧,夹得我好爽啊!」说着说着,他已加快了速度,然後把肉棒抽出,射在了我的屁股上背上,而原来第一个操完我屁眼的人的精液这时才能从我的屁眼中慢慢地流了出来。 ? ? 而在我下边的人则大口吸舔我的丰满的乳房,他一时用舌尖在我如同葡萄一样的粉红乳头上打圈,一时把全个乳房放进口中,一时又一边咬着一个,一边抓住另一个用力地揉捏,我的两个乳房上都沾满了他的唾液和红红的指印,乳房在他手中不断地变形。他下边亦不闲着,他用力地将插入我阴部的肉棒向上死命地顶着。在前边的人用力地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腰上,用力地向前顶,我则收紧嘴部,使前边的人的快感更强烈。他终於顶不住了,抽出肉棒,射在我的面上然後又重新顶入我口中,让我给他吮净。这时只剩下一个人还未射精,他把我放躺地上,把我的大腿扛起放在肩膀上,双手抓住我的乳房,屁股用力向下压,操了数十下後,他又把我反转按趴在地上,像公狗操母狗一样从後边插入,双手时面抓住我的纤腰向他的腰部撞去,时而掴打我的丰厚的臀部,使上面布满了一个个红红的指印,时而双手 ? ? 握着我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捏。最後他也顶不住了,终於在我的淫穴里射了精。?一会儿後,电梯修理工将我们救出,却发现我的嘴角上仍有一丝精液,有些精液更是从阴道和屁眼流出,顺着大腿淌下,从高跟鞋流到地上。